欢迎光临中国婚纱摄影网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联系我们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结婚趣闻>
冒充“第三者”挽救危机婚姻也赚钱
来源:  作者:
       今年31岁的杨贤明是吉林省蛟河市人。1997年他从吉林化工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吉林省吉源钢管厂做了一名技术员。2003年5月,他与同厂的女工唐晓惠结婚,并于一年后生下一子。

  2005年,吉源钢管厂因体制改革而大量裁员,杨贤明下岗了。一天,杨贤明突然接到以前钢管厂一位要好的女同事小周的电话。小周在电话里直截了当地说:“我丈夫每天都说自己忙,对我的关心越来越少,我想请你来冒充一下‘第三者’,以引起我丈夫对我的重视。”杨贤明听后很吃惊:“这样可以吗?万一你丈夫误会了怎么办?”小周连忙说:“我就是要让丈夫误会!”后来,经不住小周的磨缠,杨贤明终于答应帮她这个忙。

  第二天上午9点,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场景,小周和她丈夫在国贸商场挑选首饰时,杨贤明适时出现,他旁若无人地拉着小周的手说:“老同事,你也来看首饰啊。”小周装作惊讶地样子,和杨贤明亲密地聊了起来……杨贤明满脸殷勤的样子,让小周的丈夫看得很生气。眼见效果达到了,杨贤明知道如果再不离开就会演过火,于是,借故赶紧离开了。

  一出商场大门,杨贤明便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今天的“第三者”行为能否使小周重新赢得丈夫的重视和宠爱。第二天,小周笑容满面地向杨贤明道谢说:“你的出现,令我丈夫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昨天他还特意为我买了一条金项链。”最后,为了感谢杨贤明,小周硬塞给了他500元钱作为他此次扮演“第三者”的报酬。扮演“第三者”居然有这么高的回报!这是杨贤明没有想到的事。他突然灵光一闪,心想:自己何不以此为职业?既可帮助“怨妇”们挽救婚姻,又让自己得到丰厚的报酬。

亏他想得出,冒充“第三者”能赚钱

  然而,当杨贤明把自己要为处于婚姻“疲惫期”的“怨妇”们提供“假第三者”服务的想法对妻子说后,却遭到了唐晓惠的反对。她说:“‘第三者’可是人人唾弃的角色,你不怕被别人指着鼻子骂吗?还有,你去给别人当‘第三者’,别人会怎么看我?我作为你的妻子,还有脸见人吗?”杨贤明连忙解释说:“我仅仅是冒充‘第三者’发短信、打电话,并不会真的走进别人的生活。”但任凭他怎么说,唐晓惠还是不支持。

  虽然得不到妻子的支持,但杨贤明还是认定了这是一个既帮人又利己的新职业,决定试一试。经过深思熟虑,他制订了周详的服务内容及相应的收费标准———一级服务:给“怨妇”打“亲密”电话,发“亲密”短信,写“亲密”邮件,收费标准是200元;二级服务:通过快递公司给“怨妇”送玫瑰花及礼物,收费标准是300元,另须支付礼品费用等。2006年10月,杨贤明印制了400张业务宣传单。

  宣传单贴出后,他接到一些电话,但这些电话大多是“倾诉”的电话,那些被丈夫冷落的“怨妇”大多只是倾诉自己被冷落的委屈,没有一个人主动提出请他充当“第三者”去“刺激”丈夫。这不禁让杨贤明有些灰心丧气。后来,杨贤明终于找出了没有业务的原因———假如有“怨妇”想请人扮演“第三者”,就必须明确地告诉扮演者自己丈夫是从事什么职业,爱好是什么等等比较私密的资料。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一个陌生人,万一别人以此来敲诈勒索,那岂不是得不偿失吗?所以,安全问题成了客户最大的顾虑。

  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杨贤明在客户咨询“假第三者”服务时,便主动提醒对方:“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挽救你们的婚姻。”然后,他还留下自己家的联系电话和身份证号码。这些举措,让他渐渐赢得了一些客户的信任。

  经过近两个月的沉寂,2006年12月底,杨贤明开始陆续接到一些业务。这些客户委托他往自己家里频频打电话,向自己的手机上频频发“亲密”信息,还给自己写“亲密”的电子邮件。而这些举措果真令客户的丈夫们开始紧张起来,生怕自己的妻子被别人抢走了,于是态度来了180度的大转弯,纷纷对妻子好了起来。

  口碑相传之下,渐渐地,杨贤明的生意渐渐走入正轨。几乎天天都可以接到需要“第三者”服务的委托。到了2007年1月,他的月收入达到了3000多元。而这时,看到丈夫“冒充第三者”的行为果真帮助了不少“疲惫期”夫妻重新找回了恩爱,并且还有了高收入,妻子唐晓惠的态度也就从开始反对转为支持了。

一桩赔钱“生意”让他反思

  在他忙得不亦乐乎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2007年4月初,一个中年女子找到杨贤明,希望他能临时冒充一下“第三者”来“刺激”对她日益冷淡的丈夫。杨贤明立即接下了这个单,然后给这个女子送去了999朵火红的玫瑰花。哪知道,第二天,这名女子哭哭啼啼地来找杨贤明索赔,说她丈夫看到玫瑰花后要与她离婚。杨贤明不了解:“不就是玫瑰花吗?如果你丈夫真心爱你,他肯定会去调查是谁送的,而不是和你闹离婚,除非他已经不爱你了……”这时,这名女子才道出了实情:丈夫在外面有了情人,早就对她没“感觉”了。但这名女子却固执地认为是杨贤明破坏了她的婚姻,杨贤明赔了5000元钱息事宁人。不仅没赚到钱,还赔了钱,此事给杨贤明很大的打击。他意识到冒称“第三者”并不能拯救所有的频危婚姻。以后接单,他一定会帮客户分析双方还有多大的感情基础,他认定只有有可能和好的家庭他才会帮忙,对无法挽救的婚姻,他便劝导客户依靠法律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