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婚纱摄影网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联系我们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婚俗习惯>
中国婚俗折射时代的变迁
来源:  作者:
回溯上个世纪至今的婚礼习俗演变,不难发现,结婚作为人生的“四大喜事”之一,越来越讲究自我,这是社会文化的宽容表现,也是时代发展的烙印。

  上世纪四十年代——结婚送套《鲁迅全集》

  早年毕业于上海大同大学的陈奶奶,今年已87岁。当她回忆起自己1948年结婚的情景时,连声感叹:“那时候时局乱呐,当时城里年轻人很少去举行繁文缛节的中式传统婚礼。”

  陈奶奶抗战时期在“陪都”重庆的农民银行预结算处工作。当年和她在一个部门的一位同事娶了著名学者马寅初的女儿,那是1945年的事情。马家虽是上流名门,但在当时的社会氛围下,婚礼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仪式而已,新娘当天甚至穿着一件平常的衣服。和婚礼的排场相比,那时候人们更讲究证婚人的社会地位,马家自然可以请来大人物,这个证婚人就是郭沫若。陈奶奶回忆,她的同事姓汤,他借用了重庆农民银行的大礼堂,双方父母都出席了婚礼,但马寅初先生并没有讲话,而是郭沫若说了很多。郭沫若身着淡色西装,在祝福了一对新人之后,即席赋诗一首。陈奶奶记得郭先生提到“门当户对、才子佳人”这样的话,才知道自己的这位同事原来也是一位名门之后。婚礼之后马家也没有摆酒,只是在礼堂的桌子上放了一些糖果、糕点、茶水之物,供来宾随意取用,颇有点现在自助茶会的味道。婚礼前后只持续了个把小时,大家就散开了,新郎也回到银行继续上班,全然没有婚假之说。

  陈奶奶告诉记者,像汤先生这样的婚礼,即便在他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看来,也是太过简朴。所以后来陈奶奶的婚礼,就稍微隆重了一些。陈奶奶在自己32岁那一年,即1948年的10月10日,和上海交大毕业的小弟弟两对人一起在南昌结了婚。

  结婚那天,陈奶奶和弟媳穿的都是专门定做的婚纱,两对新人都有伴郎伴娘和四个小花童。陈奶奶代表男方家庭,送给女方的是项链、手链、戒指、耳环四样金首饰、一枚钻石戒指和十块布料,陈奶奶的丈夫也照样送了一套给陈奶奶。陈奶奶夫妇送给小弟弟夫妇的是一台“飞歌”收音机。而两个弟弟送给陈奶奶的结婚礼物,则是用二两黄金买来的一套《鲁迅全集》。陈奶奶告诉记者,解放初期,因在市级机关工作,不便带这些首饰,就卖了。而那套《鲁迅全集》,陈奶奶珍藏至今。

  上世纪五十年代——婚礼简单如白纸

  今年91岁的张之宜老先生和比他小9岁的史瑾老太太已携手共同走过了50多年,如今老两口精神矍铄。这对借着新中国成立后喜悦成亲的“金婚”伉俪,对于当时的喜庆场面,都称没什么可说的,不是因为他们记忆不清,而是当时的婚礼实在是简单得就像一张白纸。

  张老先生告诉记者,他和史老都是溧阳人,读大学时曾与史老的兄长是无锡师范学院的同窗,当时史老还在溧阳县女子学校就读,尽管双方常有来往,也仅是小伙伴之间的玩耍。1936年张之宜先参加了工作,后来随新四军打仗,而史瑾到1941年抗日救国时才参加工作。解放后,组织上调动张之宜去苏南行政公署,史瑾调到上海市委组织部工作,凭着鸿雁传情,这对有情人终于走到了一起。新婚当天是冬季,他们在无锡租了一间10平方米的房间,向老战友借了一张木板床,新房里还放了一张桌子和张之宜一直带在身边的一只装满伟人著作的皮箱,这就是当时新人全部的“家当”。史老回忆道,那天婚宴只摆了一桌,大家聚集在一起热热闹闹喝喜酒。虽然都是充满豪情的革命语言,但那份真情却让这对恩爱夫妻长留心间。

上世纪六十年代——特殊岁月激情婚礼

  “我们当时的婚礼真的不能和现在年轻人的婚礼相比,简单朴素,却让我们永远记忆犹新!”谈起当年的婚礼,现年63岁的高金贵先生和56岁的康林洁女士脸上洋溢着的笑意,把他们带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特殊岁月……

  1968年9月9日,高金贵和康林洁分别拿着各自单位出具的未婚证明,来到当时位于南京鼓楼的高楼门街道,办理了结婚登记和证明。当时的结婚证明就是两张分别贴有个人一寸小照片的手掌大小的普通硬纸,最具有时代烙印的是硬纸上端印制的非常清晰的毛主席头像和“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最高指示。当天下午,两位年轻人在鼓楼照相馆,非常虔诚和神圣地手持《毛主席语录》,照了几张庄重大方的结婚照。“我们两人肩膀间至少还留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不像现在年轻人的结婚照那么有情调,当时我们想都不敢想啊!”高金贵笑说。

  结婚那天,两人从单位工会借了二十几张凳子,自己炒了两大脸盆带壳花生和葵花子,又买了10斤糖果。晚上5时,婚宴正式开始。菜是单位食堂送来的“四菜一汤”,红烧肉、烧带鱼、鸡蛋炒韭菜、青菜面筋果和鸡蛋菠菜汤,酒是当时1.20元一瓶的甲种洋河。两人的婚礼共请了四桌亲朋好友,大家开开心心地吃了2个多小时。回忆着甜蜜的往事,高金贵和康林洁夫妇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上世纪八十年代—结婚必备“三转一响”

  陈先生和张女士是1982年结的婚。说起当时的婚礼,陈先生夫妇都忍俊不禁,连声说:“太傻了,现在看起来实在是太傻了。”

  结婚那年夫妻二人都在工厂工作,两个人的工资最高的也不过38元。虽然那个时候的生活水平不高,但结婚必备的“三转一响”,都是按“高标准严要求”采办的:缝纫机是“蝴蝶”牌的,自行车是“永久”,手表是“宝石花”(售价将近100元),还有柜子、桌子、椅子加在一起要多少条“腿”……80年代初年轻人结婚攀比成风,谁家的东西少一点都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但钱就那么多,这个地方多花了,别的地方就要少用。结婚那天,新郎穿的是一件“保养”得不错的蓝色中山装,新娘只是做了一件红颜色的棉袄罩衫,夫妻二人去照相馆,花了几块钱拍了一张黑白的大头合影贴在结婚证上,再请亲朋好友到家里来吃顿饭,就算了结了人生的一桩大事。

  张女士笑说,那时候一桌好一点的酒席要80元左右,因为穷,拿不出那么多钱请人去饭馆吃饭。后来有了小孩,经济上更加紧张。“可是现在,你看!”张女士坐在她位于梅花山庄的家里,向记者展示着她的新生活。彩电是去年才换的43寸背投,一台柜式空调将40多平方米的客厅烘得暖洋洋。张女士正在学驾驶,她说,拿到驾照就买车,为家人当司机。

  入世元年——个性婚礼很精彩

  文馨这个月8日就要和丈夫震贤一起飞往华盛顿工作。回忆去年10月份的婚礼,她的眼里闪烁着幸福,一切都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因为他们的婚礼很特别,也很精彩,婚礼所有的费用都用他们的奖学金支付,而且婚礼的证婚人由她的研究生导师担当。

  2000年,她从东南大学电子系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香港科技大学念微电子硕士研究生。去年5月份,她认识了震贤,两人一见钟情,闲聊之余发现,两人都是南京人,1996年他从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毕业,然后赴美国加州大学留学获得硕士学位,现在康奈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5个月后,他们决定结婚,婚礼的地点就定在香港。婚礼当天,他们在布吉岛海边酒店由牧师主持宣誓仪式,证婚人就是她的两位导师。3天后,他们就各自准备论文答辩了。她粗粗统计了一下,婚礼一共花了6万多港币,这些费用都是她前两年的奖学金。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